良好医疗监测系统‧减抗微生物抗药性发生

时间:2020-08-01    热度:590

良好医疗监测系统‧减抗微生物抗药性发生(吉隆坡讯)有人说过,人类的寿命较上世纪初增长了近20岁,其中约有10岁得益于抗生素(antibiotics)的广泛使用,因为它使人类不再受到微生物的威胁,但是时至今日,这句话只说对了一半,因为随着抗生素的滥用,没有被杀死的微生物发展出一套自我防御机制,变成了超级微生物,很多抗生素都对它没辙。抗生素抗药性不只发生在人类身上,就连动物也不能倖免。药物系讲师麦俊伟博士提醒,抗药性问题不只发生在人类身上,就连动物也“沦陷”,因此即使一个人没有用过抗生素,他也可能从动物身上感染到超级微生物,继而对特定抗生素产生抗药性。滥用抗生素动物也产生AMR大马药剂学会青年团(MPS―YPC)秘书长麦俊伟指出,美国传染病学会已经辨识出6种棘手的病原微生物,即粪肠球菌(Enterococcus faecium)、金黄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克雷伯氏肺炎菌(Klebsiellapneumonia)、鲍氏不动桿菌(Acinetobacter baumanii,俗称AB菌)、绿脓桿菌(Pseudomonas aeruginosa)及肠内桿菌属(Enterobacter sp),每个取第一个英文字母,命名为ESKAPE,它们皆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因此只要一听到ESKAPE,医药人员就会闻之色变,因为这些微生物群可以从抗生素治疗下逃脱(escape)。他说,由于大多数人(当中不乏医护人员)仍以为抗生素只用来抗菌,因此当世界卫生组织(WHO)在提及抗生素抗药性(antibiotic resistance)时,也捨抗生素以抗微生物取代之,形成抗微生物抗药性(antimicrobial resistance,AMR),以免造成混淆。他说,WHO将AMR定义成原本对某种抗微生物药物有反应的微生物,后来对之产生抵抗力,以致常规治疗拿它没办法,而机体持续性受感染,增加了把抗药性微生物传染给其他人的风险。“AMR的发生,与缺乏良好的医疗监测系统有关,例如发炎并不一定是由微生物感染造成,但是有些医生一看到发炎,就会下抗生素,这对消炎没有帮助之余,还有可能诱发AMR。”他披露,抗生素的滥用,不只发生在人类,就连畜牧业也很常见,后者施用抗生素的原因是要确保家禽如鸡、鸭、鹅等不会生病,因为这些家禽生病了就没市场,业者最终得蒙受亏损。食用未处理乾净肉类或中招“虽然政府相关单位曾针对这个课题,和兽医展开对话,但是兽医都表示,他们给动物注射或服用的抗生素,剂量都符合政府的规範。他们说得很对,但是很多时候,给家禽用药的不是兽医,而是畜牧工人,所以谁能确保这些工人不会超标使用抗生素?”他说,这些家禽因为长期摄入过量的抗生素,最终导致体内培养出抗药性超强的微生物,“如果人类在烹煮这些肉类时,没有处理乾净或煮熟,那幺具有抗药性的微生物就会移师人体。这也是为何即使一个人未使用过某种抗生素,他也有可能在首次投药时就失效。”“医生经常提醒接受化疗或器官移植手术的病患,不要在治疗期间吃街边食物,因为大家不知道业者的食物处理方式。要知道这些病患的免疫力比较低落,治疗期间容易受到微生物感染,因此医生都会给予抗生素作预防性治疗,倘若他们从受污染的食物中得到AMR,那幺疗程成功率肯定受挫。”他补充,医院药物供应中断也是衍生AMR的主要原因之一,“譬如说,一名肺结核病患原本是要服用半年的抗结核菌素,但是因为医院来不及填补药物空缺,导致病患要停药1个月,这造成体内未被杀灭的结核菌有机会反击,变得更强大,不过这种缺药现像较常发生在落后国家,大马比较少见。”设置完善抗生素管理系统在新药物研发困难和缓慢的情形之下,目前唯一的解决之道,是设置完善的抗生素管理系统(antibiotic stewardship)。麦俊伟分析,抗生素管理是指谨慎及负责任地管理抗生素,只有在真正需要时才处方抗生素,并以最合适的方式输药,而且用药时间要恰到好处。“譬如说,如果病人已併发全身性感染,那幺医生最好用静脉方式输药,而非以口服的方式来给予治疗。一个良好的抗生素管理计划,有助于改善病患的治疗成果,降低药副作用及医护费用。最重要的是,它能预防及减少AMR的发生。”他庆幸大马卫生部一直都有在更新抗生素的使用指南,例如汇报新的AMR类型,且该部每年都会召开抗生素稽查会,审核每间政府医院的抗生素用量。降阶式抗生素疗法用于受感染重疾患者降阶式抗生素疗法(de-escalation antibiotic therapy)是抗生素管理系统旗下的其中一个方案。麦俊伟指出,降阶式抗生素疗法是指先为因感染病重进院的病患选用覆盖面广的广谱抗生素稳住性命,再作格兰氏试剂检查,3天后有了结果,即可针对性地换用窄谱抗生素。“降阶式抗生素疗法常用于病情严重的病患,例如受感染的重症病患、免疫力低落的病患及有住院感染风险的病患。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抗生素的使用稍有差池,病患就会丢命。”他提及,由于广谱抗生素能杀死多种微生物,长期使用会造成耐药性及抗药性,因此在没有明确致病微生物时可以使用广谱抗生素,如果明确了,最好使用窄谱抗生素。“由于格兰氏试剂检查需要3天的时间,因此在降阶式抗生素疗法中,病患得用3天的广谱抗生素,不过病患不必担心,这个短期广谱用药并不会造成AMR。”药剂师各自专业对付AMR不同类型的药剂师,工作範畴看似不同,但是他们皆能以各自的专业来对抗AMR。麦俊伟以医院药库药剂师或住院药剂师为例,指他们在检查药物时,一旦发现药物如抗生素短缺,就要下订单,如果情况紧急,那幺就得联络邻近的医院“借药”。他说,临床药剂师在巡房时,会检查医生开给病患的处方笺,如果发现抗生素的处方有异,就会向相关医生提问,因为院方规定,每开一种抗生素,就要有下药的理由,这是为了避免抗生素遭到滥用。“药物谘询药剂师负责提供药品资讯给院内医生及药剂师,因此当医药人员对抗生素的使用拿捏不準时,就会向这类药剂师寻求援助,以免下错抗生素处方,让AMR有机可趁。”他又说,在监控治疗指数狭小的抗生素时,药物治疗监控药剂师的角色可说是举足轻重。他们得精确计算及调配抗生素剂量,以静脉注射方式来为病患输药,再通过血液检查来了解病情,每天都得依据病患状况来调配剂量。“别小看一丁点的剂量差别,因为这些抗生素的治疗指数狭小,只要很小的差异就能引发严重的毒性反应。”/良医‧报道:唐秀丽‧2014.05.29